当你前去那野草繁花之下长眠 / 太芥

 

当你前去那野草繁花之下长眠

 

* 文豪野犬 - 太芥

* 过去捏造 + 人物性格偏差

 

芥川龙之介最近在看见太宰治那张假笑着的脸的时候总是恍惚觉得自己好像是看见了海市蜃楼般金色的梦幻,尽管芥川从不认为太宰是什么优秀的上司,更不是什么伯乐。虽然芥川并不想承认这些多余的情感对于他精准的击杀有所妨碍,但他不得不承认在他与太宰同时在场的某些情况下,这笑颜的幻象确实是个不小的麻烦。他曾经就此去请教过中也先生,却只得到了中也先生的一个白眼。太宰这混蛋现在怎么连小孩子都不放过,想死就自己去死啊,老子可没心情陪葬,芥川龙之介看着颇有些愤怒的中也先生的神情,莫名所以地趁他还没发火,偷偷走开了。

 

太宰有自杀癖这件事芥川自然是知道的,但是中也先生所说的“连小孩子都不放过”指的是什么芥川就不太明白了。按年龄来说自己确实还是孩子没错,不过太宰和黑手党似乎也都没有把自己当做孩子来对待,甚至中也先生不说的话,自己也都快要忘记自己还是没有成年的人这件事情了。不过与此无关,太宰并没有把自己当成美丽的小姐,也从未请自己与他一起共赴黄泉。按中也先生话里面的意思,这可能是件和自己是孩子或是大人有关的事情,难道是什么成年人的话题吗?芥川龙之介仔细想了想太宰治最近对自己做过的与日常所不同的事情,好像突然明白了最近的幻象出没的原因。

 

“龙之介知道接吻的时候眼睛应该是闭着的还是睁开的吗?我觉得应该是闭着的哦。因为你想啊,睁着的话凑近的时候会觉得很吓人吧,有一双眼睛在看着你……”

上周陪太宰去居酒屋喝酒的时候,喝的醉醺醺说着“我的人生就是喝闷酒的人生”的前辈突然冒出了这样一句话。太宰治知道自己的后辈从没有喜欢上某个人或者是经历过之类的事情,所以芥川也只是把这当做前辈一如既往的喝醉酒之后的疯话听过算过。不过令他惊讶的是,第二天一早已经醒酒的太宰又把同样的问题问了一遍,还说什么“可爱的后辈没有回答我我很伤心啊”之类与“请美丽的小姐与我一起共赴黄泉吧”一样使人生理性感到厌恶的话语。芥川龙之介仔细回想了一下觉得最近自己并没有做过什么得罪这位面善心不善的前辈的事情,于是只能顺着他的话继续下去,

 “太宰前辈想让我怎样回答呢?您应该知道凭借我贫乏的经历时无法对这个问题作出回答的吧?”

“那么你想尝试一下吗?”

 

太宰治将食指抵在了自己的嘴唇上,露出了一个芥川龙之介没有见过的看上去确实很开心的微笑。还没有等芥川说出拒绝的话,太宰就把头凑了上来。

 

“睁着眼睛的话果然很吓人啊,我也是第一次睁着眼睛接吻呢。谢谢龙之介君让我尝试了一下从来没有尝试过的东西哟——”,这么说着的太宰治又恢复了平常假笑的那张脸,非常没有诚意的向芥川道了一个歉,“啊实在是对不起芥川君呢,不过芥川君就把这个当成是告别的亲吻吧,为了偿还你的心伤,我会邀请芥川君和我一起共赴黄泉的哦。”

 

说完这句话太宰就自顾自离开了,然后出现的便是直到现在还缠绕着芥川龙之介的幻象。说起来再次见到太宰治是多久之后了?好像就再也没有见到过了吧,听中也先生说他好像是叛变了,去了弱小而无能的侦探社,去做慈善的生营了。这样看来太宰先生确实是个不负责任的人,哪里有教授知识只教授一半的人呢?芥川龙之介默默抚摸着自己的罗生门,兀自想象着闭着眼睛接吻的感触,而幻象却又纠缠了上来。说起来前一阵子听一叶说他好像见到了太宰先生,似乎是和一个带着眼镜的男人走在一起,大概是侦探社的杂鱼吧,妨碍黑手党的家伙,一起杀掉就好了。但是始终存在着的幻象总是不能让它一直存在下去的,也许亲自再见到太宰一面就可以消除了吧,一叶听到自己的提问后这样回答。那么就去见一次吧?偷偷在一旁看着应该就好,毕竟对于太宰先生暂时还没有杀心。

 

芥川龙之介下定决心之后走出了港口,运气奇佳不出几步就看到了太宰先生。和他走在一起的似乎不是一叶之前说过的那个带着眼镜的男人,而是一个白发的孩子。穿的破破烂烂,和当年被捡回黑手党的自己差不多样子。他看到太宰先生笑的很是灿烂,那是芥川只见过一次那种真诚的笑意。所谓强于死的爱情也不多只是感伤吧,芥川龙之介调转了身子,隐入了港口集装箱内的黑暗之中。

 

完。

 

 我还债啦 @Santochlor 

 

 

评论(1)
热度(104)
©岐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