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 / 钻石组

 逃

 # 钻石组无差

# 现pa,女性设定

 波尔茨这季时装周的最后一场秀是在晚上九点半结束的,加上卸妆换衣服和设计师与同事们在后台拍照草草庆祝,她走出这次T台选址的旧工厂大门时已经快要十一点了。虽然半日的忙碌使她有些疲惫,但今天的日程表还没有结束,精力充沛的夜猫子们不会那么早休息,凌晨五点才是打道回府的好时候。好在这季波尔茨并没有太多工作,大步跨出场子的她与秀场外花花绿绿争相作妖的时尚博主们相比并不显眼,她的便服就是简单的黑衬衫和西裤,和她披散的黑发一起隐匿在了夜里。蕾特蓓丽露正在停车场等她,趁着圈子里的好友都在,她们今晚准备在Gem...

蚀 / エクフォス

 蚀

 # 王子法斯

# 关于世界观的一些妄想

 法斯法菲莱特在回到地球前再次造访了西卡德曾带他来过的工厂,宁静的夜里轰鸣的机械不再繁忙,空空荡荡的车间只有他与互相碰擦的金属配件,最冰冷的造物以微妙的形式活着,它们在暗处悄悄改变着复杂的分子结构,从物理上的抵抗日复一日的劳役。法斯深蓝色的眼睛扫过这些精密的仪器,青金石的视界依然有些陌生,百年的沉睡并未完全消解智慧的沉重,繁杂到冗余的信息一股脑地灌进他新的头颅,神经总是在超负荷运转,排异反应无时不刻不在警醒着他,让他怀疑自我的纯粹。碧绿的法斯法菲莱特与烦恼绝缘,他单纯的脑袋或许在见到这些制造...

梦与醒 / パパルチ

 梦与醒

 # 帕帕拉恰露琪尔无差

 帕帕拉恰从长梦中醒了,陌生的身体闪烁着多彩的光,精巧地填补着他与生俱来的空虚。他冰冷的指尖尚未触及宝石间的龃龉,就被一双熟悉的手握住了,被粉末涂白的无机物如拥抱生命般攥紧了他,细瘦的指节与粗壮的相嵌,仿佛它们在初生的海滨本是一体。帕帕拉恰花了一会儿才认出眼前那张秀美的脸孔,他漫长到不朽的时光被太多的夜晚占据,模糊的记忆散落于月尘间,无主地漂流在思绪的海里,使他难以拼接起他最重要的人。路齐尔深棕红色的短发掩盖着他的面容,翘起的发梢因喜悦而微微拂动,扫过他纤细的脖颈。帕帕拉恰下意识扣住了这抹纯白,在久违的触碰里将爱人...

盲 / 叔侄组

 盲

 # 芝诺 x 阿马迪奥

# 现pa,有宗教相关,注意避雷


圣徒活在火中。*


听到钟塔响彻广场的鸣声时,我知道从王子火车站*出发到威尼斯的列车在没有艳阳的正午准时到站了,仲夏的水城在今早昏沉地下了场难得一遇的阵雨,黏腻的水汽与吹不动的南风肆意压在喉头,真空泵般无情地掠夺每一次自由的呼吸。我从小便讨厌这样的天气,热那亚与威尼斯在这一点上并没有什么区分,丰饶的地中海蜿蜒的岸线上的这两个小点是我乏善可陈的生命的起始与可能的终结。横跨北陆从这头迁徙到那头,我并未如所想的成功地摆脱我所憎恶的东西,而今天这突如其来的雨在...

©岐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