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eadlocks / 亚裘亚

Dreadlocks

# 商队女装背景妄想

# 刚才误删了补下档


“啊……今天总算结束了,这大概是我人生中最漫长的一天了……”

在穆夫托夫的馊主意与妮琪小姑娘的狼狈为奸下穿着滑稽的女装在阿吉罗斯的市集上叫卖了一天特鲁齐亚特产的裘洛斯在回到卧室的瞬间就瘫在了地毯上,干练的外事局长与年轻的手形商还有要务急需商谈,他和亚比利卡便先一步逃回了暂住的小屋。亚比利卡似乎并没有被半强迫的女装任务伤害到,依旧摆着那张笑盈盈的面孔收拾起被裘洛斯乱扔一地的衬裙和外衣,也顺带脱下了自己身上从离开故乡后许久未见的萨洛斯服装。亚比利卡在金饰叮铃哐啷的碰撞声里换好了衣服,裘洛斯...

盲 / 叔侄组

 盲

 # 芝诺 x 阿马迪奥

# 现pa,有宗教相关,注意避雷


圣徒活在火中。*


听到钟塔响彻广场的鸣声时,我知道从王子火车站*出发到威尼斯的列车在没有艳阳的正午准时到站了,仲夏的水城在今早昏沉地下了场难得一遇的阵雨,黏腻的水汽与吹不动的南风肆意压在喉头,真空泵般无情地掠夺每一次自由的呼吸。我从小便讨厌这样的天气,热那亚与威尼斯在这一点上并没有什么区分,丰饶的地中海蜿蜒的岸线上的这两个小点是我乏善可陈的生命的起始与可能的终结。横跨北陆从这头迁徙到那头,我并未如所想的成功地摆脱我所憎恶的东西,而今天这突如其来的雨在...

灯与塔 / 亚裘亚

 灯与塔

 # 亚裘亚

# 94话后妄想


亚比利卡提着夜灯出现在卧房门口时已是深夜了,裘洛斯在就寝前只是将门虚掩着,浅眠中的他在听到亚比利卡的皮靴落在花砖上时就已经醒了。有些年头的木门被推开时吱呀地响了一声,蜡烛的火苗和着从窗口吹入的海风摇曳着,裘洛斯影影绰绰地能瞥见亚比利卡微笑的双眼。深色肌肤的男子没打招呼就进了门,他反身将烛台挂在了墙边的铁架上,回过头才发现房间的主人已经起身了。裘洛斯打了个哈欠,随手拿了条长巾披在身上划亮了床头的灯,他挑眉打量着亚比利卡,夜访者微微欠身后便如得了允许般大步跨了进来。

“你那么晚来干什么,还让不让人睡了?...

Ego / 辉将

 Ego

 # ooc天雷娱乐圈辉将


如果世上真有什么命中注定的话,我怀疑铃木将是我的天煞孤星。这崽子上个月刚抢了我的维密女友,这个月就不知是脑子被门卡了还是吃了熊心豹子胆,在新发行的单曲里劈头盖脸把我从头到脚diss了个遍。花泽辉气早就成过气,苟延残喘只剩半口气,口舌软弱听着就来气,不如我将少引领时代新风气。枝野把铃木将的新歌传给我的时候我差点没笑得背过气,上东大少爷词汇贫乏押韵只用“气”,看着他单曲封面那张比舞女奶子还小的脸我真是不知该怎么发脾气。我听完歌后把手机丢回给了枝野,面色不善吓得枝野忙说“辉先生别在意”,可惜我最近大概真是背了运,下一秒club...

©岐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