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tropolis / 原创

*给两年前写的大都会系列补个档

*用文字游戏堆出来的小短文,黑历史随便看看就好


Short  but  seems  long

单调而疯狂的垂直帝国令人晕眩地不停旋转,幕墙反射出勒忒般污黑的深渊。静脉血色的霓虹耗尽了残存的一点气体,垂死挣扎点燃了没有钻石点缀的黑色丝绒。溶解的砂糖在孱弱的血脉中兴奋地奔流、突越、叫嚣,冲击着骨架构成的躯体,产生过负荷的热,将发动机灼烧殆尽。棉絮状的颅脑中显现出蓝色的梦境,灰色的马以肉眼无法观测的速度奔跑着冲击临近却又模糊的终点,划出一道苍白的光线。

环绕着心脏转动的时针指向了零点,泵随着嘀嗒的鸣声加压,将燃料填充进黏稠的...

Ego / 辉将

 Ego

 # ooc天雷娱乐圈辉将


如果世上真有什么命中注定的话,我怀疑铃木将是我的天煞孤星。这崽子上个月刚抢了我的维密女友,这个月就不知是脑子被门卡了还是吃了熊心豹子胆,在新发行的单曲里劈头盖脸把我从头到脚diss了个遍。花泽辉气早就成过气,苟延残喘只剩半口气,口舌软弱听着就来气,不如我将少引领时代新风气。枝野把铃木将的新歌传给我的时候我差点没笑得背过气,上东大少爷词汇贫乏押韵只用“气”,看着他单曲封面那张比舞女奶子还小的脸我真是不知该怎么发脾气。我听完歌后把手机丢回给了枝野,面色不善吓得枝野忙说“辉先生别在意”,可惜我最近大概真是背了运,下一秒club...

Naughty by nature / 辉将

 Naughty by nature

 # 现pa小甜饼


花泽辉气没想到自己会在街角的披萨店见到铃木将,二十四小时营业的小店在凌晨三点半没什么生意,铃木将无精打采地坐在靠窗的铁凳子上喝可乐,绿眼睛穿过已经永远擦不干净的玻璃看有来无往的汽车用红黄的尾灯在午夜划出一道道弧线。花泽彼时刚从夜店里出来,狐朋狗友过生日把他十一点就拖进了店断断续续喝到三点,蓝紫的眩光与低重的鼓点与舞女们的胴体晃得他脑壳疼,他虽然没多喝但也没心情陪一群醉鬼浪到五点。落魄的铃木将是这个糟糕晚上的唯一惊喜,花泽辉气推开了店门在叮咚的铃铛声里问打着哈欠的老板要了瓶苏打,让他把账记...

成熟男人 / 辉将

 成熟男人

 # 傻逼辉将


“花泽啊……你说我怎么样才能变成成熟男人啊……?”

“我怎么知道,还有叫我花泽前辈,说了多少次了,欠揍吗。”

花泽辉气没好气地回答完铃木将提出的弱智问题后,将手上正在削的苹果施了个加速超能力瞄准在铃木将的额头上,铃木将猝不及防挨了一记冷箭,从花泽辉气家软绵绵的沙发上滚到地上摔了个四脚朝天。铃木少爷揉了揉砸疼的屁股想要坐回去,却被又拿了一盘苹果从厨房走过来的花泽辉气抽了一下,这次直接来了个土下座。花泽把果盘放在玻璃茶几上后翘着二郎腿坐上了沙发,冷酷地俯视吃瘪的大少爷。铃木将自知不得理,目光躲躲闪闪,最后谄媚地嘿嘿笑...

©岐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