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mera On / 糖南

Camera On

# 黑猫其 x 棕熊俊

# 轻松妖怪日常

“南俊啊,哥给你讲个鬼故事。”

当金硕珍鬼鬼祟祟地凑到自己背后时,金南俊知道他今晚算是没法休闲了。白狼的脸上挂着诡异的微笑,他上次发神经时金泰亨汉堡里的牛肉饼被换成了仿真模型,小老虎追着他哥满屋子乱跑,顺便把积木熊砸到了地上。小熊尸横片野,金南俊只有心碎的声音。

“什么鬼故事,我能选择不听吗?”

“不能,”金硕珍莫名大叫,“我告诉你,你喜欢的这只猫!它是鬼!”

金南俊的表情凝固了一秒,他看了看电脑屏幕上的可爱黑猫,再看了看像被按了暂停键那样一动不动的金硕珍。活了三百年的童书作家并不是没见过鬼,他只是...

白夜 / 草莓橘

白夜

# 草莓橘

# 吸血鬼故事

纳兰迦·吉尔卡醒在一个陌生的房间,他不记得自己是因为什么而入睡,红色的丝绒温柔地抚慰着他的皮肤,昏黄的光从枝形吊灯上打下来,柔和地照亮他眼前狭窄的世界。这是一个富人之家,纳兰迦阵痛的脑子暂时只能得出这个结论,壁纸繁复的暗纹也许是鸢尾花,他的丝绸被子上也有类似的纹样,他很久没有被这样精致地对待过了,他贫乏的生活总是离不开泥泞的小巷,不可知的命运回环似得吞噬自己。在无趣的重复间阿特洛波斯的脸庞都变得熟悉了,纳兰迦·吉尔卡揉着抱枕这样想,这个冗长的名字是某个愤世嫉俗的故人告诉他的,他没读过一个字的希腊神话,拼在一...

镜中人 / 草莓橘

镜中人

# 草莓橘

# 福葛中心

潘纳科特·福葛的西装是草绿色的,那不是雨后从地里冒出来的小草的绿色,他的绿色更暗沉,像餐馆厨余间绿色的劣质塑料袋,吉尔卡·纳兰迦曾经把头埋在无数个这样的塑料袋里,他毫无生机的草绿色让我想起这些。我并不讨厌那件设计滑稽的西装,我也有一件差不多的,我喜欢烟尘气味的薄雾从布料的间隙里亲吻我时的亲密,恬不知耻的紫烟探头探脑地张望着,它靠着我问我我的吻舒服吗,我说我爱你,你是我最爱的人,请再多吻我一些。潘纳科特·福葛最爱的人是纳兰迦·吉尔卡,黑色的短头发,橙色的小裙子,他说他穿得不是裙子,...

All Blues / 南糖

All Blues

# 金南俊 x 闵玧其

# 一些生活碎片

 01.

“臭小子,出来陪哥喝一杯。”

当游戏角色大招的蓄力条攒满的瞬间,玧其哥没头没脑的消息从最小化的聊天软件弹窗里跳了出来。下一秒我操纵的西部牛仔就惨死在屏幕中央,自动匹配的队友隔着网路在私人频道里大骂傻逼,我捏爆了可乐瓶红色的铝罐,把它丢进了几米外的垃圾桶里。

我从桌子下面的小冰箱里又拿了一瓶可乐,朴智旻回家后估计会对着垃圾食品的残骸大发雷霆,但难得的休假我可不想浪费,身材管理太痛苦了,大不了下周临时抱佛脚再下一次地狱。当我拉开易拉罐翻出聊天软件时,玧其哥的那条消息已经变成了“撤回”,...

雾 电视 八小时 / 南糖

 雾 电视 八小时

# 生活碎片

# 半成品旧文重修

八小时。夏至白昼与冬至黑夜漫长的一半,二十四小时的三分之一。公司门禁卡嘀声与嘀声之间流逝的秒数,一个或多个梦被遗忘的历史,破碎地重组在闹钟苏醒的清晨。在街口闪烁的红灯倒数到八时,金南俊站在刷着鲜艳黄漆的路沿上想到这些。当无意义的词句占有他的专注时,红色的小人暗灭跳成了绿色,他从黄线跨过一道一步长的黑走到斑驳的白,刺耳的机械铃声却将金南俊无主的聚焦拉回距离他三十厘米的自行车胎。金南俊木然地道了歉,他靠本能寻找十秒前脚下刺目的那道安全线,他皮靴磨损的后跟与泥砖坚硬地撞在一起,他险些向后倒,...

1/11
© 岐舌|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