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go / 辉将

 Ego

 # ooc天雷娱乐圈辉将

 

如果世上真有什么命中注定的话,我怀疑铃木将是我的天煞孤星。这崽子上个月刚抢了我的维密女友,这个月就不知是脑子被门卡了还是吃了熊心豹子胆,在新发行的单曲里劈头盖脸把我从头到脚diss了个遍。花泽辉气早就成过气,苟延残喘只剩半口气,口舌软弱听着就来气,不如我将少引领时代新风气。枝野把铃木将的新歌传给我的时候我差点没笑得背过气,上东大少爷词汇贫乏押韵只用“气”,看着他单曲封面那张比舞女奶子还小的脸我真是不知该怎么发脾气。我听完歌后把手机丢回给了枝野,面色不善吓得枝野忙说“辉先生别在意”,可惜我最近大概真是背了运,下一秒club的dj就打起了铃木大少爷的新歌,hook一响全舞池的人都盯着我面面相觑。今晚这家店自然是不能呆了,枝野在我背过身的同时就叫保安帮我开了后门,两三快步跑出去看看外面有没有候着想找我的女人或男人。不自恋地说,我花泽辉气作为“曾经的”金牌制作人——铃木将这么说,我当然不承认——还是挺有名气的,脸好看性格装得温柔总有过气的网红的刚窜头的小歌手想来唱我的曲,也不乏有果儿争先恐后地乘我的车上我的床,平日我大多笑脸迎人,但这两天实在是没这个心情了。好在上天总算眷顾了我一回赐予了我一个安静的夜晚,可我死也没想到还没走到停车场,迎面就撞上了威风凛凛飞扬跋扈带着一群厂牌小弟脸上青了一块看着活像个傻逼高中生校门后巷约架耍帅不成反吃瘪的铃木将。

“哎呀这不是将少吗?新曲打榜成绩怎么样?和女朋友玩得开心吗?你这身高怕是会在私生活里失去许多乐趣吧?”

“操……花泽辉气……”

铃木将扯了扯领子瞥了身后的狐朋狗友一眼让他们随便先找个地方去,吐了口唾沫直接就冲到我面前。枝野本想挡住他,我挥挥手让他也先进车里,别掺和这档子破事。虽然我平时不太乐意挑衅别人,但花泽辉气也不是能被人随便捏的软柿子,跟前的少爷资历浅,怕是忘了我名气刚打响时也是个狠角色,以为我现在一幅搞搞edm讨好粉丝的样子就是个怂逼,想怎么diss怎么来。我自认已经过了天天搞推特骂战的年纪,但被这么莫名其妙地大骂一通不回敬点硬货实在说不过去。说到底这件事从头到尾就不可理喻——天使秀请他去伴唱正好排到我前女友的走台,彩排过场一来二去就和黑崎丽擦出情愫红红火火把我给绿了。黑崎看着乖实际第六感特好,铃木将弟系气场招人喜欢浪惯了自然惹得黑崎不开心,恋爱受挫居然不先反思自己开始从我身上找原因。虽然我向来看不太起铃木大少爷这类家底厚实歌词没内容的rapper,但他姑且做音乐态度认真诚恳学习我也一直与他相安无事,不过这次不一样,我脾气再好也没圣母到愿受无妄之灾,对面幼稚我就陪他幼稚到底,看看谁能在幼儿园大战里站到最后。铃木将和他爹上辈子有仇,最恨别人叫他铃木家的少爷。枝野给我听歌时我不经意瞄了眼排行,8位,不错的位置,但对铃木将而言算是生涯败笔。毕竟是粗制滥造怒气里赶出来的曲,听众不是聋子,优劣不言自明。他脸上那块青估计是被黑崎丽打出来的,他前女友刚在推上发了分手消息,还附了句新歌垃圾的评论。至于身高那是铃木将的硬伤,人生攻击虽然不太道德但放在这种情况下也未尝不可取。打招呼的四句话都是过了脑子才吐出来的,我倒要瞧瞧大少爷准备怎么把我呛回来。

果不其然,铃木将在我面前涨红了脸,绿眼睛气势汹汹地瞪得特大却支支吾吾说不出一句话。我知道他自知理亏,小少爷这种地方很可爱,他不会扯着嗓子无理取闹,而是会像个真男人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吞。铃木将在我鄙夷的视线里往后缩了缩,眼珠子不愿和我正面交锋。很好,他有点服软了,但还不够,我得把他的金口撬开来听到他诚恳的道歉。铃木将磨了磨牙又挺直了脊梁骨,他不想在气势上输我,但我也不会给他翻盘的机会。我在小少爷斗鸡似得贴上来的时候把他推开了几步,他比我瘦,人往后踉跄跌了几步才站稳。我趁着这几秒把他逼到了墙边,铃木将祖母绿的眼珠有了几分凛冽的寒意,手指一根根收拳咯哒咯哒地响。站在我阴影里的铃木将看着像要把我给吃了,很好,这样才有击碎的价值。

“怎么了,被戳到痛处说不出话了吗?”我弯腰把自己的嘴唇贴在小少爷的颊边,压低的气流穿过他的耳廓,他细碎的硬发扎得我脸疼,“要不要我按你的水准给你的新歌作词啊?你收下的话我就把这首track送给你。”

“滚你妈的,你这过气制作人还会模仿我写词?说我水准低,我倒想听听你这嘴里能突出什么高见。”

铃木将用犬齿咬住了下唇,他血气方刚禁不起撩拨,明知是个坑也义无反顾地往下跳。我很欣赏他这点,如果没那么多破事我想我和他还能做个朋友,但这次的牌局我注定要做赢家。我轻轻哼了一声,开始一句句地挪用他之前大热单曲的脑残歌词。大少爷听着我念叨什么老子的偶像是Gucci家里床单是Versace开车只用限量Porsche身边马子个个bitchy的狗屁歌词,脸色越变越难看,标致的五官都快纠到一起去了。这些智障句子都是他写的,我不过把它们拼到了一起顺带压了个韵。铃木将大概没想到自己的词接起来会那么羞辱人,我看他皱紧眉头眯起眼睛晃着脖子耸起肩胛最后又放下,以为他总算准备为自己的失言道歉了,毕竟小少爷自尊颇高,是不会对智商嘲讽视而不见的。然而我算错了一步,铃木将比我想象中乖戾,他的心性里带着点我没料到的匪气。在我放松警惕等待铃木将低头的时候这小崽子往我脸上招呼了一拳,小崽子手上有点力气居然揍得我牙疼。我花泽辉气再怎么装得斯文到了这番田地也是不可能继续披着那张君子的皮了,对面要想撕破脸皮互殴对骂我他妈也愿意奉陪到底。

“铃木将我操你妈……你小子吃了熊心豹子胆了打我你是想让你的厂牌和你爹的公司再也收不到我做的曲子是吧?我他妈倒要看看你们这帮小兔崽子没了我还能在排行榜上蹦跶多久,都滚回老家种田让你奶奶养你们去吧!”

“花泽辉气你他妈还真当自己是根葱了是吧?天下制作人千千万不缺你一个,倒是你没了我还挣得到钱吗?皮相那么好去gv公司拍片算了,等着基佬对着你撸吧傻逼!”

“我操铃木将你他妈还有理了是吧?多大的人了和个三岁小屁孩一样听不懂人话,裤子穿裆上链子比脸大你也不找个镜子照照自己什么屌样!被马子甩了找我开锅你真能耐啊你?”

“操花泽辉气真当我傻是吧?你以为我不知道自己现在面子丢光挫到家啊?我告诉你我他妈就是咽不下这口气!黑泽丽和我交往之后三天两头拐弯抹角在我面前夸你,我要是个男人能不生气吗?啊?你以为我不觉得你帅啊!花泽辉气你他妈倒是接话啊?!”

铃木将不过脑子连珠炮吐完一串就发现自己说错话了,赶忙捂住嘴退回墙边脸烧得通红。小学生吵架这样结束我很欣慰,现在该把注意力放到口不择言吐露心声的小少爷身上了。铃木将靠在墙角上鼓着嘴,逞强似得恶狠狠地盯着我像是要把我戳穿,而我也并没有他想象中那么从容,一步步走过去的时候人有些飘踩不稳地,脸上那副欠揍的有余表情也有一半是装出来的。铃木将这种地方真他妈可爱,我暗暗地想。率直天真留着点没褪完的小孩子脾气,天知道他长大之后会是怎么样的型男,别说小姑娘和大姐姐们,我自己都不一定有招架之力。铃木家大少爷的绿眼睛里除了没什么威慑性的戾气之外还有几丝羞耻,水灵灵地看得我差点晃神。他在我笑着准备摸他头的时候一把打开了我的手,还趁机踮脚在是智商狠狠啃了一口,他犬齿在我的皮肤上嵌了个印子,有点渗血但我丝毫不在意,我知道他还想扳回一城。

“怎么样花泽辉气,这下扯平了吧?”

铃木将扯了个霸气的咧嘴笑,反过身把我推到了墙边,他把手臂靠在我的胸前,整个人的重量都压了上来,让我有些难以呼吸。初生牛犊不怕虎,可惜小少爷在经验还还是差了一池。他挂在裆上的裤子经过一番激烈运动已经变得松松垮垮,红色的紧身内裤露了半截,短款棒球衫里的卫衣也遮不住他漂亮的腰线。我趁铃木将不注意用七分力拍了下他挺翘的屁股,教训不听话的小孩就该这么办。小少爷恼羞成怒跳了起来,我看他的样子乐得不行,准备在今晚结束之前再和他开最后一个玩笑。

“铃木将啊,我之前不是说你裤子穿在裆上看着特傻逼吗?不过我现在倒是发现了一个好处,你想知道吗?”

铃木将狐疑地看着我,一脸你他妈在说什么的表情。我勾手让他重新走过来,把另一只手搭在他的腰间,一边做小动作一边低头往他脖子里吹了口气。

“你看,脱起来是不是快多了?”

 

End.

 

 


评论
热度(18)
©岐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