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熟男人 / 辉将

 成熟男人

 # 傻逼辉将

 

“花泽啊……你说我怎么样才能变成成熟男人啊……?”

“我怎么知道,还有叫我花泽前辈,说了多少次了,欠揍吗。”

花泽辉气没好气地回答完铃木将提出的弱智问题后,将手上正在削的苹果施了个加速超能力瞄准在铃木将的额头上,铃木将猝不及防挨了一记冷箭,从花泽辉气家软绵绵的沙发上滚到地上摔了个四脚朝天。铃木少爷揉了揉砸疼的屁股想要坐回去,却被又拿了一盘苹果从厨房走过来的花泽辉气抽了一下,这次直接来了个土下座。花泽把果盘放在玻璃茶几上后翘着二郎腿坐上了沙发,冷酷地俯视吃瘪的大少爷。铃木将自知不得理,目光躲躲闪闪,最后谄媚地嘿嘿笑了起来,搞得花泽不知该气还是该笑。铃木将最近因为不好好学习大晚上成天泡在乐队里被他妈从家里赶出来了,没有生活常识的少爷不一会儿就在五星级酒店用完了零花钱,过上了身无分文的流浪生活。他搞得那个小乐队有点演出收入,铃木又开朗好相处,驻唱酒吧的老板答应收留他,但那位老好人这几天去欧洲看葡萄园找新酒去了,铃木将也就无家可归了。影山家去不得,影山茂夫住在大学宿舍不在家,影山律天天和看强盗似得提防着他,在学校就已经被铃木将烦得头昏脑涨,就算家被炸了也不可能让他进这个门。他爹原来的手下那儿和灵幻先生家不能去,他们都像看儿子似得看这位大少爷,去了就得天天被苦口婆心地劝要好好学习早点回家不要让你母亲失望云云,甚至什么要洗心革面不要玩乐队玩得中二治不好步你爹后尘之类的鬼话也说得出来。乐队的朋友那儿也不能去,一群愤怒滚青要么家里小得容不下另一只狗要么就是感情生活丰富,铃木将再怎么傻逼也不会不识趣到跑人家家里去天天看真人AV。于是乎权衡之下铃木少爷就在前几天撬开了花泽辉气家的窗,花泽从大学下课回来看到家里多了个大活人差点一口气把自己噎死。耐着性子听完了前因后果后花泽把铃木胖揍了一顿当成房租钱,但还是收留了这位小少爷。他本想给自己无聊的大学生活找点乐子天天逗逗狗玩,却没想到搞了半天自己现在快被这条狗给烦死,还成了他不付钱的保姆老妈子。

花泽辉气发誓如果再让他选一次他绝对会在把铃木将胖揍一顿后直接把他扭回老家让他妈去收拾他,但现在瘟神进了门也赶不走,他也只能自认倒霉。意外土下座的铃木将不一会儿就一咕噜站了起来,绕着花泽的茶几和沙发转圈,越走越快步步生风,差点把桌子掀起来。铃木将最近确实挺苦恼的,他是乐队的主唱,站在最显眼的位置,高中之后拔了不少个皮相又好,总是有果儿来搭他的讪想和他进一步发展。但由于铃木少爷自带的惹人怜爱的弟系气场,来的美人总是大他半轮的大姐姐,身材丰腴经验丰富,他只能羞羞答答唯唯诺诺地眼神飘来飘去,看胸不是看屁股也不是看眼睛更不是,盯着酒吧的水泥地板脸烧得通红。如果说之前的弟系优待还在能忍受的范围内的话,前天晚上铃木将算是彻底自暴自弃了。闭店前最后一场演出搞了个after party,喝不来酒的大少爷被灌醉后趁着酒劲想要在床上跟大姐姐主动一点却残忍被拒,闹到最后差点被逆向强奸。铃木将事后哭丧着脸问为什么,大姐姐以“小将这样的男孩子主动就不可爱了,又不是那种成熟男人,而且这样你也更舒服吧”为由搪塞过去了。铃木将自尊破碎,第二天上学把影山律烦得火山爆发,第三天就成了现在这幅德行。花泽辉气叹了口气,抓了抓头发大叫一声让铃木将立刻停止人造龙卷风否则就把他丢到门外去,铃木将原地立正,摆出了一张面无表情的傻脸,看得花泽想一巴掌糊上去。铃木将想要成为成熟男人,这在花泽辉气听起来就像是个笑话,他挺难想象铃木长大的样子的,他能确定这位富二代大概不会长成他爹那样,但他也真不知道三四十岁的铃木将会是什么样。铃木将是那种活在青春里的人,用不完的精力与热情散发着汗液与苹果的味道。虽然这么说有点伤人,但花泽辉气觉得铃木将的弟系气场是他的卖点,似乎没有这份傻里傻气的纯真铃木将就不再是铃木将了。花泽敲了敲桌子,让铃木坐到他对面,小少爷用炙热的双眼凝视着花泽辉气,等待金发前辈的人生教诲。花泽辉气不知道自己在“成熟男人”上到底有没有发言权,但既然铃木问了他也只能硬着头皮上,至少不能就这样傻逼似得干瞪眼。

“铃木啊……你要学当成熟男人干嘛要问我啊?你不是应该去请教灵幻先生或者小酒窝吗?岛崎之类的也行,我就没比你大几岁,问我有什么用?”

“啊……灵幻先生和小酒窝那种我没戏的。那类油滑的色气我觉得我一辈子都搞不出来。岛崎……那老瞎子也算了吧,我去问他估计得被他玩死。”

“铃木你说的话很失礼啊,小心被灵幻先生听到来训你。”

“这种怎么样都无所谓啦……还有什么,花泽你不是经常被小姑娘说一眼看上去很随便但其实很有担当很值得依靠啊,清爽的少年感里面又有成熟的魅力啊之类的话吗……还有来找你的大多都是学妹,虽然也有大姐姐但你不是也很游刃有余嘛……所以就来问你了,觉得向你取经大概成功率比较高?”

铃木将歪了歪头,用手戳了戳自己的脸颊,最后自暴自弃地叹了口气,瘫在了地板上。这小子这种地方真他妈可爱,花泽辉气暗暗地想,他要是能好好接受自己的弟系定位当小白脸(虽然本人不愿意)不就行了,何必整出那么多幺蛾子害人害己。他大概是想让自己有担当一点,虽然铃木将从小到大有个不着调的爹让他比同龄人有了更多责任感,但说到底他还是一直被大家所爱所保护着的。他不像影山茂夫有种微妙的威压感,不像影山律看上去沉着冷静,也不像自己那样带着点不好察觉的孤高,铃木将是成熟男人的反义词,他是青春少年,血液在他的身躯里奔流不息。花泽辉气起身从冰箱里给自己拿了罐啤酒给铃木将拿了罐姜啤,铃木不知道姜啤不带酒精只是普通的汽水,兴奋地叫了起来,以为花泽总算要教他怎么做成熟男人了。他像个智障一样跑到花泽的卧室里翻出了一套大一码的西装,弄乱了自己红色的夸张发型,拿起汽油瓶似得姜啤忧郁地靠在玄关的鞋柜上,闭着眼睛大口喝着汽水,随后滚动喉结目光游离地解开了袖扣。花泽辉气看着铃木将那副傻样笑得肚子疼,小少爷气呼呼得把瓶子敲在了玻璃茶几上拿铅笔当烟抽了起来。毋庸置疑铃木将当不了成熟男人,花泽辉气甚至觉得自己在他面前也当不了成熟男人,他那股智障劲一下把自己拉回了初中自视甚高的中二病期,什么乱七八糟的伪装全都被当成破铜烂铁摔在了地上,留下的只有最纯粹的灵魂。铃木将看花泽笑个不停,以为自己拙劣的模仿成功了,居然问出了“你看我是不是比刚才看上去像成熟男人了”这种鬼话,花泽擦了擦笑出来的眼泪,回答说:

“我看你像个傻逼。”

 

 End.

 

 


评论(6)
热度(58)
©岐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