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梦 / 岛崎辉

 热梦

 # 隐岛崎辉

# 发烧情节捏造

 

花泽辉气在床上辗转反侧时清楚地知道自己发烧了。他三小时前吐掉了晚餐,从胃里翻上来的腥臭酸液黏在燥热的喉咙里,糊状的呕吐物里混着几根还没被完全消化的菜叶和依稀看得出形状的白米,被稀释的黄褐色在白瓷马桶里打转,花泽辉气想要冲掉自己的排泄物,却被洗手间里刚喷的消毒水味和蜡烛的玫瑰香精味和附着在口腔里酸味引得重新打起了恶心。他吐不出东西了,从会议厅惨败而归后他就感觉不太舒服,摄入的唯一一点昨天的剩饭就在半分钟前全被解构然后重构摆在他面前了。花泽辉气左手颤抖着支在马桶的圈上,右手掐着自己的气管,两条腿不停打颤,快要跪在大功率白炽灯下白得反光白瓷砖上。他眼睛睁得很大,生理性的泪水在眼睑里打转,他觉得自己的脸涨得通红,他剧烈得咳嗽,在咳嗽的间隙拼命想挤出体内膨胀的在喉管里排着队想要争先跑出来的空气。他快要喘不过气了,终于花泽辉气终于撑不起身体的瘫软的膝盖在撞到一起的同时撞到了地上,他的身体猛得向前冲,胸口在惯性的迫害下紧压在瓷圈上,他总算把胃里最后一点水也吐出来了,几滴消化液从嘴角漏了出来,在他无神的姣好面容上留了一道耻辱的水印。花泽辉气用还剩的力气咳了几下,任由自己倒在浴室冷冰冰的玻璃门上,他看到自己在玻璃上的反射出的样子,难以聚焦的涣散的眼神让他难以忍受。花泽辉气不能因为这点小事就屈服,他对自己说。他张开手掌,握拳,重复了几次,在确认自己还有握力后把绵软的身体撑了起来,他也许肿胀了的膝盖缓缓抬起,他把自己的重心靠在洗手台上,冲掉了他不想再看任何一眼的马桶。腿还有点颤抖,被挤出的眼泪还挂在脸上,口腔里依然弥散着胃酸的味道。金发的年轻人打开龙头灌了杯水漱口,然后把自来水狠狠泼到自己的脸上。有些碎发被打湿了,花泽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好了,我的脑子回来了,他轻轻呢喃。花泽辉气艰难地走出了洗手间,带上了门,从衣橱里翻出了睡衣,换上,关灯,最后准备入眠。难受的已经结束了,睡一觉就好了,花泽辉气这样安慰自己,至少他想相信苦难的真的能够过去。

然而现在,折磨又回来了。被汗湿的纯棉睡衣黏在花泽辉气的身上,碎发与后背濡湿的触感让他很不舒服。他上周刚去修剪过头发,本应柔软的金发茬出坚硬的新丝,如细密的银针刺般扎在后颈上。花泽辉气乳白色的肌肤烧红了,粉嫩的燥热从精致的皮囊里散出来,具有透明感的艳丽病态让他本能地感到恶心。花泽辉气觉得自己像一只被剥开的荔枝,满溢的汁水缓缓流过每一寸绵软的果肉,甜美的热带香气阻塞了鼻息,脱衣卸甲地等待某个拥有它的人用湿润的口腔与锐利的犬齿在撕裂它的同时把它融入包裹进另一个全新的生命。花泽辉气知道他大概睡不着了,他不善于忍受黏腻的汗液,他自诩是一个清爽的少年人,尽管他的脑子里曾经盘踞着浑浊的混乱的差点把他吸进去碾破为芥尘的漩涡,但这些丑恶的造物早就和他的长发一起消失在遥远时空之外的黑洞里了。花泽辉气不善于忍受这些。烧热的神经如冰凉的蛇一般沿着他的肌肤攀援,在弯曲经过的每一寸皮肉上留下难以洗去的粘液,它藏着毒液的獠牙时刻伺机刺入花泽辉气青紫的静脉血管里,把人吓出鸡皮疙瘩的毒素等待着俘虏下一个猎物高贵的理智,等待着将可怜的受害者变成疲软的提线傀儡。燥热已经把花泽辉气的脑子搅得乱七八糟了,他觉得自己的脑浆在沸腾,即将喷发的火山口里翻滚着岩浆,空气被蒸成侵略一切的热波,烧过他干涸的喉管,在他皴裂的唇间爆炸。花泽辉气大口呼吸,他的胸腔强烈地上下起伏,汗湿的后背如搁浅的鱼一般挺起又掉落,摔在比沙滩坚硬一百倍的木床板上。他的肌肉还在酸痛,每一块骨骼仿佛轻轻动一下就能发出咯吱的响声,花泽辉气知道白天被打出的乌青还一块一块烙在自己的身上,偶尔翻身就能把自己硌得生疼。他眯着眼睛望向窗外,只有昏黄的路灯与不夜的广告牌还闪烁着,他闭上眼睛,模糊的光点幻化成斑斓的霓虹跳动在他疲惫的眼底。花泽辉气伸出手摸索着找到了床头闹钟的按键,荧光黄的数字刺激着他的眼球,告诉他现在是凌晨三点。烧热的病人叹了口气,抹掉了额上汗湿的碎发,最终坐了起来准备告别这个夜晚。再休息一会儿就够了,花泽辉气努力把一切都清出他的记忆,空空荡荡的等待晨曦。

可是在短暂的睡与醒之间,花泽辉气还是记得自己做了个梦,模糊的梦境像赶不走的鬼魂侵扰着他的理性,一心想把他拽回热与雾的沼泽里。在梦里他迷失在一片看不见边际的森林,墨绿的树在黑夜的西风里颤抖着发出簌簌声拍打他过度敏感的神经。花泽辉气梦见自己嘶声力竭地奔跑,他在逃离一双扼紧他咽喉的手,在逃离一杆瞄准他心脏的枪射出的划破空气的子弹,在逃离笼罩在这片森林之上的将要吞噬每一个闯进它世界的生命瘴气。他看到天上的月亮像一只无光的眼睛,他看到树木与树木的间隙里暗暗窥伺的瞳孔,他看到在看不见的瞎子的眼睑里活着的深渊巨兽张开了没有獠牙的口,准备整个吃下他渺小的头颅,把他的头盖骨脑浆五官脸颊肉全都裹到自己的肚子里。花泽辉气停不下这场毫无胜算的逃亡,他拒绝站在草木的漩涡里等待终将来临的毁灭与死亡。花泽辉气跑不动了,他倒在潮湿的泥土上动弹不得,五彩的热带鱼突然开始在林中穿梭,珊瑚礁漂浮在浑浊的空气里,海的咸味与腐败的植物的气味搅成了一锅魔女的秘药,上浮的世界把他托了起来送到一双盲眼无法聚焦的视线里,下沉的大地碎成支离破碎的土块被引力拉得分崩离析。花泽辉气被一团火包围了,人类诞生之初的起源的文明的火,没有正义的法庭上干枯的柴堆里挣扎的受难的火,崭新的世界里勇敢的先驱以意志与爱点燃的永不熄灭的火。火一点一点侵蚀他的肌肤,白嫩的皮囊逐渐被烧成看不出形状的焦黑的枯叶,最后归于尘土消散在灼烧他视界的燥热里。这是为了崇高的牺牲吗?还是一场无解的败北?这苦难是应得的命运吗?还是为了凯旋所必经的炼狱?花泽辉气只记得自己是在那火光将要把他燃烧殆尽时惊醒的,热梦飓风般席卷了他的夜晚。他痉挛的胃袋里叫嚣着恶魔赠与他的饥荒,但花泽辉气清楚地知道,灼热的血液依旧不息地奔流在他生命的脉搏里。

 

 End.

 

 千总点的岛崎辉,原话是想要看岛崎和辉两人的互相伤害,但写出来完全变成欺负辉气了,希望大家不要觉得雷(。文章没什么剧情,基本就是花泽辉气熬过一个烧热的晚上的故事,辉真的太坚强太好了,希望全世界都能疼爱他……


评论(1)
热度(33)
©岐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