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电 / 茂辉茂

 

停电

# 茂辉茂无差

# 没头没尾的同居设定

 花泽辉气到家比影山茂夫晚一些,他最近在放学后接了个打工,从五点持续到晚上七点。花泽在楼下看房间的灯没有亮,楼道里也昏昏暗暗,就想影山是不是在灵幻先生那里接了什么难搞的差事,一时半会儿回不来。不知道他吃了晚饭没有,花泽想。今天打工的小餐馆送了他点饭菜,正好家里还有些蔬菜,如果影山君没吃晚饭的话可以趁这会儿给他准备点小菜,他的壮烈的肉改工程和没完没了的除灵委托都要消耗体力,久违的下厨也未尝不可。花泽一边打着小算盘一边一步步爬楼梯,脑袋一晃一晃哼着小曲,一只手提着塑料袋,另一只手在牛仔裤口袋里摸索钥匙,瞎摸黑拿它去戳钥匙孔,换了几次角度总算打开了房门。

今天楼道里居然没开灯。花泽把袋子丢在了玄关处,伸手去按墙上的电灯开关。花泽按下去,又弹上来,再试了一次,房间却始终不见亮光。他用手指点了把火,想看看是不是自己按错了什么其他的开关,却照出了安静地坐在沙发上的影山茂夫的苍白的脸。

“欢迎回家花泽君,今天小区好像停电了。”

花泽辉气被茂夫吓了一大跳,差点火星失控把房子烧了,好在茂夫及时灭了火,算是避免了一场血光之灾。影山茂夫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他不想吓到花泽,但无论他想要做什么,往往事与愿违。花泽转身回玄关把剩菜丢到了桌上,一屁股坐到了茂夫的旁边,他把头靠在软绵绵的垫子里,长叹了一口气。茂夫有些局促地看着他,不知道说些什么好,就用超能力做了个不停变色的灯球,让它飘在空中把房间照得五颜六色。花泽辉气盯着球看了一会儿,又看看坐在一边盯着桌上塑料袋的茂夫,就用超能力做了个小一点的灯球,让它飘到大球的旁边,两只光球撞在了一起,轻柔的光交合在一起又缓缓错开,像萤火虫在草丛里飞来飞去若隐若现,给黑夜着上了星星点点的色彩。

“影山君还没吃晚饭吗?”

“嗯……花泽君怎么知道……?”

“之前发现你一直盯着桌上的塑料袋看。”

“诶……!我还以为自己没有表现的很明显来着……”

影山茂夫缩了缩膝盖,不大的沙发坐着两个人,花泽从初中时就没换过沙发,长大的身体缩在小小的座位上,手臂总是会不经意碰到彼此。花泽辉气看着影山笑了起来,柔软的金发在闪烁的灯光下摇曳。花泽君总是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他总像带着水果清香的空气环绕着自己,在他的身边偶尔会忘记有关超能力的一切纷争,花泽君是没有超能力也做得好的人,在他身边生活轻松而美好,好像不需要任何特殊的努力就能获得简单的幸福。

“要我去把电闸修好吗?老板给的饭菜现在已经冷了,冷了不好吃,修好就能放进微波炉转一下吃了。影山君如果饿了的话我就去准备一下……?”

笑够了的花泽辉气这样问影山茂夫,他总是帮影山准备好了什么。影山茂夫轻轻摇了摇头,他确实有些饿,但他不想让这个没有电力的夜晚太早结束。小时候家里停电时父母总会摆脱茂夫去拿超能力把房间照得光亮,这是他人生中第一个在晦暗不明的灯火里度过的夜晚,没有人让他去把电力公司的失误掰回正轨,他挺喜欢这种感觉。

空气里的两个光球没有轨迹地漂浮着,大的那个隐隐透着粉色,也变得越来越大了。影山茂夫让光球从中间散开,化成一个个小光点环绕在他和花泽辉气的身旁。花泽伸出手指逗弄着光点,光点像蝴蝶一样飞走了,花泽捉不住有些恼火,就自己造了一支小蝴蝶,让它停在影山的肩上。光作的蝴蝶不知为何却有实体的质感,挠得茂夫痒痒的,人造的萤火虫们随着茂夫的动作颤动着,互相追逐发出精灵般清越的叮当声。花泽辉气很好看,茂夫想,他的皮肤在柔光里是透明的,好像马上就要溶化在这片温暖的视界里,他忍不住伸手戳了戳花泽的脸,花泽有些疑惑地歪了歪头,捉住了茂夫还来不及收回去的手指,用超能力牵引出了一条细细的白线,把他们连在了一起。

“影山君不觉得今晚很浪漫吗?”

花泽辉气突然站了起来,走到了桌前和电视机间的空地上。指尖的细线在空间里划出一条光带,海浪般起伏。茂夫不知道花泽准备干什么,却也顺着他走到了那片只能让两人转个圈的空地上。花泽辉气打开了肩胛,轻轻拉起茂夫垂在裤缝旁的手,他的另一只手搭在茂夫的后背上,少年的肌肉隔着衣服也能摸出饱满的曲线。花泽哼起了时下的流行歌,脚步随着歌声动了起来,他唱得有点走调,不过他知道怎么随着音乐起舞。影山茂夫笨拙地跟着花泽的步子走,他除了学校的集体舞没跳过舞,总是采乱拍子踩在舞伴的脚上。不协调的身体动作没有因为长大了改变多少,他跟不上花泽的动作,也总是踩到花泽的脚,可花泽从不停下步伐教他动作,只是闭着眼睛转圈,偏长的碎金发在茂夫的面前自由地舞动。茂夫看着花泽笑了起来,房间渐渐被染上了透明的淡蓝。有人说它是浪漫与忧郁,有人说它是记忆与爱情,有人说它是男孩最后的纯真,有人说它是青春结尾时转瞬即逝的梦幻。影山茂夫渐渐跟上了花泽的步伐,缓缓闭上了眼睛,淡蓝的光晕打在他们身上,茂夫扣上了花泽柔软的腰线,他希望这个夜晚不要停止,因为他们似乎在此刻拥有了彼此,再也不会孤单。

被茂夫搂住的花泽睁开了双眼,他没想到茂夫会默契地和他起舞,没有想到他会闭上眼睛。茂夫已经比自己高一点了,跳着女步多少有些奇怪,但花泽不在意这些小问题,他们跳得很好,肢体交错,甚至让他有了两人是天造地设的错觉。花泽辉气注视着影山茂夫,想起了曾经听说过的一个故事,故事里说人是从一个圆球被分成两半的,生来就是要去寻找另外半个孤独的灵魂。花泽辉气相信这个故事,但他不相信自己能够找到另一个高鸣的灵魂。指尖的长线随着手指的交叉绕在了手上,花泽轻轻切断了细线,让它消逝在淡蓝的空气里。世界过于宏大,没有人是注定能拥有彼此的,也近乎没有人能获得完满而高尚的灵魂。花泽辉气温柔地凝视着影山茂夫,突然感到有些寂寞,茂夫察觉到了放慢的步伐,就睁开了漆黑的双眼。影山茂夫的瞳孔里倒映着花泽辉气的面孔,他淡淡地笑着,摇了摇头,又重新跳起了舞。没有必要去寻求更美好的东西了,花泽辉气想,他们互相拥抱着,在瞳仁里看到彼此的眼睛。其实我们都不知道自己是为了什么才相拥,也不知道我们能从拥抱里获得什么,但我们又为什么要去追究这些呢?花泽辉气的指尖上有影山茂夫的温度,他的身旁有影山茂夫柔和的蓝光,影山茂夫也在同时分享着花泽的生命。这就够了,花泽辉气断断续续哼起了没唱完的歌,他们快乐地享受着这个夜晚,尽管对方并不是天生属于自己。

 

 End.

 

被袭太太怂恿着搞了茂辉茂,写不来小男孩只能瞎JB乱搞……没头没尾的文里掺了不少自己对于茂辉茂的认识,他们两个人都太好了,希望全世界都爱他们。

评论(7)
热度(95)
©岐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