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乐园 / 血界

 出乐园


 * 绝望王和雷欧的双人对谈


“雷欧纳鲁德·渥奇,你醒了啊?”

我透过淡蓝的眼睛看到面前的绝望王,他笑着坐在墓地里哪个不知名的墓碑上,叨扰那位可怜的亡者的永眠。我在他的笑容的威慑里挪了挪身子,意识到自己的双手已经被绑了起来。看似我无法从这里逃离,我用剩下不多的冷静分析了一下状况,得出了结论。

“别摆出那副垂头丧气的样子啊,新的创世纪就要来了,你我都是荣幸的见证者。”

“什么创世纪啊……我可没看到除了飞起来的陨石之外的东西。”

“啧。”绝望王对我的实话实说有些不满,用手指点了簇火将它朝我丢过来,我侧了侧身错过了这个毫无诚意的礼物,让它消失在了黑暗里。

“你说的对,我不是耶和华,我没这本领创世。我是绝望王,手里没有生命。”

“那这里对你来说真是个好地方。”

“很快它对你来说也会是个好地方的,雷欧。”

我不自觉地打了个寒噤,虽然加入莱布拉之后经历了无数的险境,但我还是怕死的,没人不怕死。大家一起死虽然心理上有些不健康的安慰,但终究无法摆脱一起死还是死的事实,没有什么新的东西会产生,否则那就是真的创世了。眼前的恶灵可没有造方舟的耐性,他也许是活腻了,毕竟生命对他而言太为糟糕,也太长了。

“别用这种带着点微妙同情的眼光看我,你没资格同情我。你觉得绝望的深处是什么?别告诉我是希望,那不是用人的眼睛看得到的东西,你的义眼更看不到。”

“破坏。但我看不到破坏之后的东西。也许是希望没准呢?”

绝望王从墓碑上跳下来找到我的面前,用手指戳了戳那个金贵的玻璃珠子,随后叹了口气,绕着我走了一圈。

“那也是破坏之后才有的,你难道觉得现在的世界很好吗?这可是我见过最烂的了。”

“完全不好,甚至到了无法忍受的地步,但这里有我的容身之地。”

“莱布拉?说实话我挺敬重他们的,拼了命去维护这个从根子里烂掉的地方。”

我咽了口口水,刚想反驳却又被他无情地打断了。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只要存在就有维护的价值,更何况这个世界里还有互相爱着的人类,或者说是非人类。我不是堕落的享乐主义者,在这个鬼地方开游乐园是飞姆托做的事。下沉的世界不是狂欢的地方,它亟需拯救,但神早就死了,只留下我们来破坏它。”

“那你就不要居高临下地看待我们,你以为你是谁啊?!”

“这真是个好问题。”

在我用尽胆子对绝望王吼了一句后,预料中的暴怒没有降临。他眯起血红的眼睛笑了笑,把两只手从大衣口袋里拿了出来。

“我是诺亚,我是摩西,我是伯利克里,我是君士坦丁,我是査士丁尼,我是诺曼底公爵,我是太阳王,我是罗伯斯庇尔,现在的我在你的面前。你觉得我是谁?”

“你是绝望王,但这不是你的名字。”

“不,这是我的名字。我的良善已经被这个摇摇欲坠的世界弄没了,或许还剩下了那么一点点,这是你现在还活着的原因。我不会死去,只到这颗星球的内核被燃尽,但我不想再等待了,因为我知道人类不想打开绝望深处的门。你们恐惧未知,如同过去的我。那就抓住现在然后死吧,抓住你爱的人,爱你的人,这个可怜可恨的世界,还有那扇你不想打开的门。我对你们怀有敬意,但这点敬意融化不了我的陨石和火焰。你为什么笑,你怎么还笑得出来,你难道还在期待真神的拯救吗?”

“怎么可能,真神不会来的。”我干笑着回答绝望王,“但我相信真的人会来,对我们而言这个世界还是太短暂了,它还没有从心中发出哀鸣。”

“但那天终究是会来的,真的人只能看守那扇绝望的门,但现在的我能推开它。终有一天我也会无力推开,那时潘多拉的盒子就会自己打开,为什么你们不愿早些结束呢?!”

“因为人是自私的。”

我闭上了眼睛,米歇拉、莱布拉、威廉和玛丽,以及在这座熔炉与故乡所以到的每一个人的脸都一一从脑海中闪过,

“我不愿放弃自己的生命去追求更好的未来,何况这未来还是不一定存在的。虽然我知道这样做的后果只是让下一代代痛苦,但我知道下一代的人也会这样想。生命对你而言却是太为残酷了,但你却迟迟没有消失。那是因为不论哪个时代,总是会有人来到你的面前,用他的自私捍卫自己的生活。”

“优秀的演讲,伟大的自我辩护,接下来就是真人的登场,然后就是皆大欢喜的拯救世界。再完美不过的剧本了,我已经看了无数次,却还是要继续看下去。这算是我的悲剧吗,雷欧纳鲁德·渥奇先生?”

绝望王朝着我的头踹了一脚,我应声倒地,但还是用最后的力气挤出来想说的话,

“不,这是你伟大的牺牲,我感谢你,但我没有权利收下你的赠礼。”

我感到一阵钝痛,随后我的意识就消失了,断线之前我看到了绝望王的苦笑,以及飞姆托从不知何处探出来的身影。乐园是属于他的,他不会绝望,陨石里世界照常运行。

 

End.

 

评论(7)
热度(80)
©岐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