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sion / 青帝


Vision


 # 青帝青,前篇

# 有私货的美丽新世界para

# 废话体,烦,超烦


“黑沼先生,明天机关下派了两个野外考察的名额,你要是做完了催眠教育就和龙之峰先生一起去吧,你还没去看过荒野吧?”

 在龙之峰帝人打开紧锁的巴甫洛夫实验室大门,为一天的烦冗工作结束而叹息时,繁殖中心的主任折原临也转过座椅,用其一如既往的恶心笑容强制向黑沼青叶征求意见。黑沼没有停下手中的纠错编程,而是用余光扫了一眼还有些沮丧的前辈,他看见龙之峰点了点头,便接下了折原的要求。他快速敲击键盘完成了今日最后的工作,对亲爱的帝人前辈说了声再见,就快速收好公文包,按耐着内心的雀跃走出了白蛋的拱顶。

野外考察是繁殖部的定期任务,美其名曰“让聪慧的阿尔法通过观察未开化人类的生活状态,调整巴甫洛夫教育的模式,巩固伟大福帝的统治”,实质就是公费自然参观,好让白蛋里压抑的工作者出去透透气。繁殖中心由于其特殊的工作性质,招收的都不是些真心实意在胸口划T,祈求福特上帝保佑的优良公民,其中有他这样从机构直派的不良研究者,有折原临也这种梭麻成瘾的天才人渣,也有帝人前辈那样曾在野外生活的人。

出于恶劣的好奇心,黑沼青叶向来对野外颇有兴趣,他好奇广袤的荒原如何使帝人前辈在亿万次“真理”的洗礼中保持冷静,如何使帝人前辈留有巴甫洛夫在上的尊严,而不是成为垂涎欲滴的狗。或许机关早在他的脑内安插了芯片,他的思想将带他走向终焉,但对“龙之峰帝人”这个个体所见的世界的渴望,在黑沼青叶心中已经演化为了远远超越恐惧的狂喜,他想与前辈共享一片视界,狂奔在野人的荒原里。

 

次日清晨,黑沼青叶一早就到了繁殖中心,等待敬爱的前辈。龙之峰帝人不一会儿就到了,笑着和毫不可爱的后辈打了声招呼,引领黑沼向大门处走去。黑沼青叶大跨几步迎上前去,和前辈站在了同排,挂着同样虚伪的笑容提出了第一个问题。

“帝人前辈是从荒原来的吧?能和我说说那片土地吗?我还没有去过那里呢。”

“荒原并没有什么好看的东西,只是一片全是野人的地方罢了。说实话它的危险早就超越了自然风光,机关让我们配枪也是这个原因。”

“诶……”黑沼青叶瞥了眼前辈的腰际,手枪插在后袋里,而他并没有收到过这样的通知。他本能地有些恐惧,“但前辈和野人在一起生活过吧?他们也过着和我们一样的生活吗?”

“你对野人的生活感兴趣吗?这些教科书上都有写吧,青叶这种优等生应该一清二楚才对,不是吗?”

黑沼青叶有些不悦地撇了撇嘴,

“大家都是繁殖中心的同事,就不要再这样拘束了嘛?前辈,你知道我想看见什么,我可不是需要巴甫洛夫大人同情的狗。”

 

龙之峰帝人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指了指街边的高楼大厦,

“青叶你觉得反光的玻璃幕墙背后有什么呢?”

黑沼青叶楞了一下,反问了回去,

“那前辈觉得里面会有什么呢?机关的间谍?福帝的好公民?变态的人类观察者还是其他?看不见的东西就不存在,难道前辈想这样回答我吗?”

“当然不是,我不会再这种问题上自欺欺人。”龙之峰帝人继续往前走,“那里面有野人,曾经的野人与未来的野人,看不见的地方里有荒野,看得见的地方只有阿尔法、贝塔、伽马和埃普西隆,他们在福帝的齿轮里转动。”

黑沼青叶对前辈的发言有些惊愕,但还是接下了话茬,

“可前辈在我眼中不属于其中的任何一类。”

“你我不都是阿尔法吗?显而易见,生来如此。”龙之峰帝人对着不断提问的黑沼青叶笑了笑,“你的眼睛又不是虚假的。”

 

黑沼青叶没有再说话,只是一步一步跟随着龙之峰帝人朝大门走去。不一会儿他们就到达了目的地,龙之峰帝人拿出钥匙打开了紧锁的大门,向后辈比划了个邀请,让他率先踏上陌生的荒原,品尝自己已经食髓知味的景色。黑沼青叶慢慢在干涸炎热的沙地上行走,直射的阳光使他近乎脱水。他渐渐靠近了看不见都市的地方,那里有一片小小的聚居地。突然间他感到大地的震动,整装的野人们从帐篷中冲了出来,向着远处的新世界狂奔,仿佛迎接文明的召唤。他惊讶地伫立在自由的荒原上,目睹着龙之峰帝人曾见的风景,听见身后传来响亮的枪声。

 

 

End.

 

 

感谢大家把这篇超无聊的碎碎念para读到这里!把这篇和前篇ecstacy结合在一起看,基本就是我对青帝青这个cp的理解了。Vision指的是视界,同样也有双关圣像的意思,青叶脑内的圣像是什么我就不说了www最后的结局其实是开放式的,帝人打的到底是野人还是青叶可以自己任意理解www如果读完了的话欢迎评论!文章不怎么甜,实在对不起_(:з)∠)_


评论(5)
热度(28)
©岐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