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ild / 青帝

Gild

 

*青帝青

*傻白甜(no。

 

“帝人前辈,今天放学后有时间与我一同去看夕阳吗?”

黑沼青叶在上午第二节课下课时笑嘻嘻地跑到了龙之峰帝人的教室门口,兴高采烈地把憧憬的前辈从班里叫了出来,还没等人站定就急忙发出了邀约。龙之峰在被同学推到门口被迫听见这句莫名其妙的问题时,精神还处于数学课后昏昏欲睡不知所以的状态,没等自己清醒过来,就被娃娃脸后辈过于亲切的微笑恶心得皱了皱眉。龙之峰糊弄着哈哈了两声,揉了揉自己的后脑勺,还没来得及回应,黑沼青叶又自顾自重新开始了一人的独角戏。

“帝人前辈知道我是美术部的吧!最近部里的指导老师要求我们去取景,试着画画池袋的夕阳,我问了一下部里的其他人,发现他们都已经约了人和自己一起去取景了,只有我是孤零零的一个。虽然九琉璃和舞流对这个挺有兴趣,但我真的不擅长应付她们,就想请前辈和我一起去看看夕阳,前辈会答应的吧!”

 

龙之峰帝人强行扯出了一个微笑,心里吐槽着这根本不是邀约而是胁迫吧,听听这语气,用的完全不是问号而是感叹号。他没有立刻答应,取而代之看了看面前站着的娇小却不一点都不可爱的后辈,仿佛看见了他头上晃来晃去的耳朵和屁股上左右摇动的尾巴。他确实挺像柯基犬的,如果说那件事之前他在自己面前还有些隐藏的凶暴的话,如今的他已经完全变成了一只绕着饲主打转乞食的犬系后辈,只是有时摸不清这条忠犬到底在想什么罢了,虽然这对龙之峰帝人而言并非那么重要。偶尔满足一下青叶的愿望也无可厚非,况且这愿望也并无恶意。龙之峰帝人稍稍思忖了一会儿,答应了他的邀约。

“我今天下午有空,你想约在放学后几点见?”

“啊前辈这是答应了吗!我好开心!”犬系后辈用看上去快要跳起来的姿势说道,“那就放学后在校门口见吧!谢谢帝人前辈!”

龙之峰的嘴角再一次扭曲了,再怎么说这装可爱也装得太过分了一点。长得像小学生也别真像小学生一样蹦蹦跳跳啊,再说哪有头发那么少的小学生。在心中说出了什么很了不得的发言的龙之峰帝人和小学生后辈挥手说了再见之后,转身准备回到教室,却被青叶身上带着的金色的小挂坠吸引了视线。他以前有随身携带这种东西吗,应该没有吧。龙之峰看着那个坠子在空中划了一个弧线后随着后辈轻盈的脚步下了楼,就径自回到了课桌前,脑子里却还是那道黄金的圆弧。

 

再次见到青叶就是放学之后了,高一放得要比高二早一些,加之龙之峰是当天的值日,等他整理好书包想要去校门口时,后辈已经靠在班级的门框上等着他了。看到前辈关上了班级的前后门缓缓走来,青叶从门框上直起了身,和应约前来的龙之峰打了个招呼。

“帝人前辈让我好等!我本来还以为前辈有事来不了了……不过看到前辈就好啦,我们一起去取景吧~”

“我看上去像是会翘约的那类人吗?”龙之峰苦笑,锁好门后跟上了率先迈出一步的后辈的步伐,和他一同走出了校门。“我今天值日,上午没和你说,你其实不用到我班级门口来等也可以的。”

“那可不行,我可是帝人学长的后辈,怎么能让学长来找我呢?”

“不不不,你上午就是这么说的吧?放学之后校门口见。”

青叶听见龙之峰的话之后回头鼓了鼓嘴,啊,这人又开始装可爱了。如果我不知道你的本性的话大概确实会觉得你很可爱吧,可是现在一切都晚了哦,青叶。正当帝人在腹诽时,犬系后辈的头上又冒出了耳朵,尾巴也没精神地耷拉了下来。

“前辈不希望我来找你吗?难得我想约前辈一起去取景……”

 

哇,这是什么发言,热恋中的女子高中生吗。龙之峰的头有些痛,不得不摆摆手说自己不是那个意思。青叶听到之后开心得笑了笑,原地转了一圈,那个金吊坠又在帝人的眼前一闪而过。

“说起来青叶,你之前有随身带饰品吗?”

想要快点结束之前微妙话题的龙之峰随口一问,却没想到后辈露出了比之前更加兴奋的表情,原本耷拉下来的尾巴也又开始摇晃。

“帝人前辈是说这个吊坠吗,那个是我先前在博物馆的特展里买的,没想到前辈竟然注意到了,我原来以为帝人学长不会关心我身上的小东西的。前辈喜欢吗?现在那个展览还开着,喜欢的话我去帮前辈再买一个~”

“啊,那就不用麻烦了,谢谢。”

龙之峰帝人有些后悔把话题代入了这个方面,本来不想和他多说话的,早知道就问他美术部或者学校的事情了。不过现在既然已经挑起了话题,自己也只能顺着路子接下去,进入了被动的局面使他颇有些不悦。

“怎么突然想起来买这个了?”

“啊……没想到前辈会问这个呢。基督教里不是有金色象征上帝的光和天堂的说法吗?圣像画里的背景也几乎都是金色的。据说用金色铺满画布的话,精神会离天堂更近一点。我不信教,所以就借着这个希望和憧憬的人距离更近一点啦,虽然这么一点小的金饰可能没有用就是了。”

“原来如此,那你和憧憬的女孩子的距离近了点了吗?”

“算是近了一点吧……”青叶停顿了一会儿,用余光瞥了一眼身后的学长。他有点脸红,果然还是不太适应恋爱话题,“不过我憧憬的人不是什么可爱的女孩子啦。”

 

“啊….是这样啊……”

龙之峰帝人松了口气,为自己不用听学弟的恋爱话题而感到由衷地欣慰。还没从终于不用没话找话说的喜悦中恢复过来,在前面带路的后辈就停下了脚步。青叶指了指眼前的大楼,说:“帝人前辈就是这里了,我们一起上去吧,这里顶楼的风景超棒!”

龙之峰跟着一蹦一跳的后辈走上了大楼的天台,风景确实很好,从这里能俯瞰整个池袋。龙之峰之前并不知道有这样的地方,一想到带自己来到这里的黑沼青叶还曾经哄骗自己领他玩池袋就有些哭笑不得。青叶倒是没有再说话,老老实实地拿出了画板开始写生,不过画的对象不是池袋的夕阳,而是被他一起带来的前辈。

龙之峰帝人好奇地走到了青叶的画板前,看了看画布上的自己,吃了一惊。青叶画的不错,自己的样子融在晚霞里看上去竟然还很平和安详,明明已经不是这样的性格了。黑沼青叶意识到前辈靠近之后停下了画笔,站起来拉着龙之峰立到了天台的边缘处。

 

“你怎么在画我啊……不是要交夕阳的写生吗?”

龙之峰帝人靠在栏杆上,用手撑着头望向眼界中日暮的池袋问道。

“抱歉帝人前辈,之前骗了你。我们要交的作业其实是人像的写生,所以部里的人才会都成双结对出去了。这样的谎言帝人前辈应该不会介意吧?”

“你都已经画了,我还能怎样?”

龙之峰叹了口气,转过头看到青叶抿着嘴笑了起来。黑沼青叶朝龙之峰那边走了过去,站到了他的正对面,直视着帝人在暮色里如太阳一般熠熠生辉的眼睛。

“因为我想画夕阳里的前辈,和前辈认识之后,还没有机会这样安静地站在一起。现在的前辈看起来就像沐浴在太阳化成的黄金雨里,很漂亮哦。”

“漂亮…我又不是什么美人。”

“帝人前辈在我心中就是那样的形象啦!”

黑沼青叶笑着说出了这句怎么听都颇为恶心的话,眼神里倒是看不出违心。龙之峰帝人摇了摇头,不想回答,转身准备往楼下走去。黑沼青叶看到他的动作后,也立刻收拾了画板跟了上来,和帝人一起走下了楼梯。

 

走到大门口时龙之峰帝人和黑沼青叶说了声再见,就自己一个人朝着暂住地的方向回去了。青叶在他后面小跑追了几步,还没等追上就看到已经离开的前辈回了下头,好像是有什么事情忘记了想要问他。

“前辈有什么事吗——”

青叶隔空挥了挥手,向十几步之外的帝人喊话。

“不,没事。只是刚才忘了问你,你的那个金饰是纯金的吗?”

黑沼青叶听到问题后愣了一下,扯了个看上去有些寂寞的表情。

“帝人前辈,我就是个学生,哪里有钱买纯金的啦...这个是镀金的。”

黑沼青叶在夕阳里露出了笑容,金色的光甚至让他虚情假意的微笑看上去颇为真诚。他轻轻用龙之峰帝人听不到的声音对着他走远的背影加了一句,

“可是真金在我心中。”

 

 

End.

 

 欢迎阅读这个美术部学弟约学长一起去取景借机告白的脑残故事。标题的Gild是个双关,表面是闪耀的意思,里面指的就是镀金。青叶在楼顶说的黄金雨是达厄娜的黄金雨,这人其实就是在耍流氓,只是帝人没听出来罢了。撇开青叶的憧憬到底是真金还是镀金不谈,我觉得这是篇傻白甜,希望大家食用愉快_(:з)∠)_



评论(12)
热度(58)
©岐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