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stacy / 青帝

Ecstasy

阿尾点的美丽新世界para青帝

烦,全是废话,ooc

“帝人前辈,你迷恋喜悦吗?不是感官电影与性交带来的喜悦,而是内心深处的那种,对,那种超脱与出神的快感。”

“你在说梭麻吗?我不吃梭麻的,青叶。”

龙之峰帝人靠着栏杆上看了一眼向他提问的黑沼青叶,他是自己在繁殖中心的一个不怎么可爱的后辈,和自己一样是位阿尔法,社会的栋梁。黑沼青叶眨了眨眼睛,他对龙之峰的回答并不怎么满意,作为繁殖中心的工作人员,他是巴甫洛夫实验室的新负责人,他知道龙之峰帝人并没有被几万次重复的“真理”影响过,他现在不过是在向自己装傻罢了。黑沼青叶叹了一口气,反思自己或许不应该从正经的帝人前辈那里寻找他所期待的墙外的野性,可能自己的尝试从一开始就是错的,他不是个安分的遵守格言的阿尔法,而龙之峰是,他认为龙之峰是。

“你在想什么呢?”

龙之峰帝人出声打破了黑沼青叶可怖的幻想。我不是你所想象的那样,青叶。龙之峰帝人腹诽,但他并没有挑明的意思,与其顺着黑沼青叶的意不如把他变成看到自己就会条件反射做出危险思想的狗,这是新的巴甫洛夫实验,思想的条件反射,或许可以给自己赢来不少经费。不过用一个与自己志同道合的阿尔法来做实验未免太过浪费,之后和主任临也先生申请找些伽马吧,不至于浪费福帝的资源,也不至于像艾普希隆那样检测不到智能。

“帝人前辈就不想体验一下这样的喜悦吗?作为繁殖中心的副主任不想看看我研究的新成果吗?”

黑沼青叶从自己灰色的外套里拿出来一小瓶药水,粉色的,有些恶心。“这里面是爱,爱情。”黑沼青叶打开了瓶子,顺手拿了一支小食管把爱情倒了进去,

“这是药物研究院的六条给我的,我在他的配方里加了点依赖性的药剂,做了几个活体实验,效果还不错。”

“你是想当新世界的爱神吗?”

“不不不,那是研究部要去做的事,我只是想让前辈体验到爱情的狂喜而已,我想让前辈爱上自己,用这份爱情与我真诚的内心。”

黑沼青叶虚伪地笑了笑,喝下了爱情。龙之峰帝人在胸口为他划了一个T字,

“这不过就是新型梭麻罢了,六条说的话你倒是真信。”

“我当然不信,帝人前辈刚才实在为我祈祷吗?我太荣幸了,刚才我喝的不过是果汁,我太感动了,帝人前辈在意我。”

“我只是在期待我不会成为你爱情的对象而已。”

龙之峰帝人闭上了眼睛,不想去看黑沼青叶那张脸,那个人和临也先生简直一模一样,命运预设机他们绝对拥有同一个母体,虽然就外貌而言,他与青叶看上去才像九十六分之二,一个皮囊,或许不一样的灵魂。黑沼青叶似乎一直对自己的本性有所误解,龙之峰帝人痴迷于实验体的异常性,这是福帝发展所必须的素材,也是他个人为数不多的兴趣。虽然本身并没有被催眠教育过,但每天听着同样的催眠词在白色的蛋壳里也快使他丧失了对日常生活的兴趣。繁殖部的三个阿尔法都不是什么好公民,福帝第一,第二一定是恶趣味,恶劣程度取决于不同的个体。

“帝人前辈真的,真的对我的爱情没有兴趣吗?这可是帝人前辈一直想要得到的珍贵的样板啊,就这样放过去真的可以吗?真的可以错过这份狂喜吗?”

“如果你说的狂喜只是粉红液体的话,过一阵子等岸谷审核之后就可以买到了,如果说的是将你的生殖器放入我的肛门的行为的话大可不必,静脉注射就行了,并且两个男性阿尔法的性行为毫无意义。”

“帝人前辈太冷淡了,我说的当然不是这个程度的事情。”黑沼青叶又笑了,“我一直在想我们从试管里出来的时候是不是纯白的呢?是不是有着对于鲜花的热爱的呢?我想回到初生的状态,帝人前辈给予了我这样的权力,和你对话时我仿佛在荒野里奔跑,成为了野蛮人,对我而言这就是最佳的喜悦了。虽然我知道这只是一片假的荒原,做巴甫洛夫的我再清楚不过了,但我还是贪恋这种危险的快感,要是被机关的听到的话我大概就惨了吧。”

龙之峰帝人从栏杆上直起来身子,理了理东西准备下班,他也帮黑沼青叶理好了文件,装在袋子里递给了他。

“如果我说我所能得到的狂喜必须来自真正的荒野,青叶你还会这样再挑拨我吗?”

龙之峰帝人在打开房门走出去的时候问了黑沼青叶最后一个问题,他没想到黑沼青叶会这样回答,

“会,我知道帝人前辈本来就属于墙外的荒原,可我有恐惧,它带我走向你。”

END.

全文都是手机打的,查了一遍可能还是有错字,对不起_(:з)∠)_

基本一整篇都在废话,里面杂着点我对在cp的理解,写的那么烦,太对不起了,我土下座谢罪_(:з)∠)_

评论(9)
热度(82)
©岐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