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灰之暮 / 吉良仗



尘灰之暮


# 吉良仗
# 前篇《苍白之朝》


东方仗助听到玄关处传来细碎的开门的声音的时侯是正当日暮的六点半,他原本以为今天吉良吉影一定会加班,要到差不多接近十一点的深夜才能回来,而在那时他大概已经回到床上睡去了。不期而至的吉良吉影在门口脱下了沾着些许泥水的黑皮鞋,把长柄伞丢到了篓子里。今天的杜王町下雨了,不大不小的细密的雨打在不太干净的窗上簌簌的响声与客厅里他喜欢的动作片里的枪林弹雨一起交织成了日常的不和谐的交响曲。东方仗助除了一条短裤还什么都没穿,光着一条白净身子站在厨房里,鼻腔里满是被自己烧焦的食物的味道,不知所措。他怎么会现在就回来呢,我以为他不会现在就回来的。少年懊恼地杵在炉灶的前面不愿跨出一步面对现实,为一个美妙的能够独自一人玩乐的夜晚的逝去而叹息。吉良吉影把外套草草挂在架子上后就进门了,他走进客厅干的第一件事就是把电视里的尚格云顿换成了晚间新闻,年轻的女主播的嘴里吐着自己不想知道也和自己没什么关系的国家大事,她倒是长了一张挺好看的脸,东方仗助这么想着,裸露上身终于从厨房里挣扎走了出来。他看见吉良吉影已经靠在了沙发上,柔软的棕色皮革反射着白炽灯的光,他用修长的手指解开了紧箍在脖颈处的领带,向后仰头突出了喉结,叹了一口长长的气。可能是意识到自己正在被注视着,吉良睁开了闭上的眼睛,斜睨了东方仗助一眼,蓝色快要从慵懒的身体里面溢出来把仗助淹没。被不怎么和善的眼神盯着的仗助把仓皇的视线移向了垃圾桶,像是个做错了事被老师捉住的坏孩子,不过事实上他也确实做错了事,他把吉良吉影的厨房炸了,作为他第一次下厨的祭礼。在吉良到了应该下班的时候还没有回来的五点半,他饿坏了,打开冰箱,却发现里面没有东西。一般而言在晚归的时候吉良吉影会为他准备好晚饭,就像今天早上的饭食一样,但冰箱里却什么都没有。东方仗助在那一刻有些惊异于自己好像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生活,心不在焉地把水壶放在了点了火的灶子上,没有加水,炸了。虽然他之后用疯狂钻石修好了他能看到的所有坏掉的东西,但现在吉良吉影还是闻到了疯钻修不好的焦味,他从沙发里把自己一日疲惫的身体拉了起来,踱步走到了东方仗助的面前。好吧,我可能不得不说实话了,但我不想说实话。爆炸犯的少年暗自思忖着要说些什么把吉良吉影糊弄过去,他的圈养者却直接越过了思索着的他直接走进了刚刚获得新生,却还被布置的乱七八糟的厨房。

“东方仗助,我的厨房呢?”
“炸了。”
“你修好了?”
“你不是看到了吗。”
“怎么炸的?”
“烧水没放水。”

听到东方仗助简洁无比的敷衍回答时吉良吉影顿时露出了吃惊甚至于不可思议的表情,东方仗助口中描述的事对于他的生活而言是状况外的,无法理解的荒谬,他在那个瞬间突然很想对着东方仗助大骂你是低能吗,不过他好歹算是靠在自己对于平静生活的热爱忍住了。也许是自己的问题,自己的回家是一个偶然。吉良吉影今天本来是不想要回来的,不过他在公司里看见了一个从前没有见过的拥有漂亮双手的女人,那个女人看见了他,请他与自己一同外出进餐。在他感受到了生理冲动的同时,他拒绝了女人的邀请,因为这是东方仗助给出的条件,作为他放弃自己自由的交换品。吉良吉影还不想结束这种勉强还能被称为日常的平静生活,也就自然不会主动去打破这个微妙的平衡。貌若痴呆的东方仗助还在看着他,似乎是在等待着自己的下一个提问,神情上却又看不出期待,反倒是有些不想面对。吉良吉影叹了口气,从冰箱里拿出了食材,沉默着开始了每天晚上必要的功课,也是对他而言不多的消遣。吉良吉影做饭很好,这不只是说他做出的菜品,同样包括他烹饪的过称。东方仗助盯着他的手,按部就班地,机械地,美丽地,切开,丢入水中,浸泡,拿出来,放进锅里。吉良从来不问他想要吃什么,因为没有必要,他想吃的永远不会是吉良想要做的,而吉良每次做出来的东西都能使他的味觉满意,而似乎也没有哪里不好,尽管自己的愿望永远得不到满足。东方仗助有些颓丧地从厨房里走了出去,随手拿了一件自己丢在地板上的外套,遮住了自己裸露已久的肉体,坐到了餐桌的前面,等待着吉良吉影端出他不喜欢却觉得好吃的饭菜,结束这平常而荒诞的一天。电视机里的女主播还在一刻不停地说着新闻,和倒计时的时钟赛跑着,一秒一秒地逝去。东方仗助闭上了眼睛,不去看吉良吉影,不去看电视,不去看窗外的雨,不去看餐桌玻璃里面自己的倒影。他觉得自己好像有一点困,但他并不缺乏睡眠。不过困意很快就消散了,吉良吉影端出了饭菜放在了桌子上,他被肉排的香味惹得睁开了眼睛。

“你居然烧了我喜欢吃的,吉良吉影,今天太阳没从西面出来吧。”
“没有,这是对于你把第一次下厨的宝贵经历送给我的感谢。”
“我谢谢你啊吉良吉影。”
“虽然我不希望你再做第二次了。”

说完了想说的话的吉良又一次归于宁静,他坐在自己正对面的地方,低头吃着简单的与自己不同的饭菜,有时听到感兴趣的新闻他突然会抬起头,自言自语或者是与仗助评论几句,然后再次把注意力放到他的饭食上面。他吃的不快,慢条斯理地一点点嚼着,和大口吃肉恨不得在三秒钟之内解决吃饭问题的自己不同,甚至举止里有些优雅。东方仗助埋头吃着汉堡排,抬眼用余光看着吉良吉影,他像是朋子常看的电视剧里出现的父亲,辛勤工作,苟不言语。不过他不可能是自己的父亲,和他在一起生活本来就是一个交易,东方仗助把这个莫名其妙的想法很快从自己的脑子里面抹去了,肉很好吃,他很快乐,起码在身体上是的。他知道,或者也许不知道此时他表情里露出的那一点点快乐是坐在他对面的那个人口中的美餐,不过这对他而言似乎也并不是那么重要,不得不知道的事情。


End.


一篇在一起吃饭的短打小日常_(:з)∠)_
我好喜欢日常啊quuuuuuq


评论(5)
热度(18)
  1. 岐舌岐舌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吉良仗交流主页
©岐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