葬宴 / 吉良定

 

 

葬宴

 

* 吉良吉影 x 东方定助(♀)

* 有捏造,角色死亡,注意避雷

* 小短打,第一人称注意

 

他那双精心保养过的手曾经在我的肌肤上如解剖刀一样划过,指尖带着海风的触感从眼睑慢慢延伸到乳房。他的手指比我的皮肤深一点,比我的肌肉紧实一点,比我的心坚硬一点,安静而温柔地诉说着并非亲情也并非爱情的话。他墨蓝的眼睛看着我,嘴里吐出梦呓般模糊混沌的话,少女黄金的时代是一场革命,要有激情,anarchy,不像你,只有一点平静的湖面上微微起伏的涟漪。我堵住了他说个不停的嘴,他有时像个机器,却不是一只合格的机器,有着些龌龊的情感与不吐不快的垃圾话,嘎吱嘎吱地在引擎里作响。那你的青春里有anarchy吗?我问,他没有说话,看了看墙上的钟,到了九点,船十一点出航,起身离去。他早就已经穿好了衣服,从离开我的身边到走出房门只用了五分钟不到的时间。我想他的青春里是没有混沌与热情的,二十九岁的他活着如同死亡,与一个十九岁却没什么太大的生命活力不知道为了谁而活着甚至有时不知道自己是谁的偶尔撒撒娇的少女住在一起。我的生命里有anarchy吗?不知道。他离开之后的房间里只有我一个人与他过去留下的痕迹,我从客厅的一边走到另一边,翻阅着看不懂的他的杂志,把他没有开过封的青豆罐子一瓶瓶开封,然后又封回去。

生命里唯一的特异也许就是和他相遇,某个夏天夕阳之下的海边,迎面走来了另一个自己。他在我的腰间系上了一块红布,和我一起走过了漫长的海岸线,红丝带是那个没有色彩的傍晚的明星,与我的长发随着海风飘零。你与我如此相似,我简直不敢相信。他说他是一名船医,一年的大半在蔚蓝的海上荡漾,贫乏无趣,他还说我是上天给他的惊喜,他想要和我融为一体。变态。我笑着跟着他回到了他的家,像是受到了恶魔的蛊惑,或者说是顺应了心里那个黑乎乎的在暗处看不见的自己。吉良吉影,我的燥热与热情。那天晚上我们什么都没做,他看着我的眼睛,然后渐渐睡去。他说我是世界上的另一个自己,我们是命中的相遇,而这神圣的经历不能用情欲与爱欲亵渎。他说他要带我去到我没有去过的地方,在海上,在他的心里。然而这些地方我却再也不能去了,海难,他死了,而我却还活着。世界又变成了一个人的,他不是另一个自己。我透过小小的玻璃窗子看见他和我一样的脸,我在他的葬礼上,站在人来人往的荒原里叫嚣着只有他才能听得到的呼喊的声音。

 

End.

 

投喂晓白太太的吉良定,定子好迷人啊_(:з)∠)_

  @Alosa 

 

评论(5)
热度(16)
©岐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