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iminal / 承花

 

Criminal

 

* 空条承太郎 x 花京院典明

*1984 para / 人设出自 @Santochlor 

* 人物性格偏差

* 之前写了一半本次为全文

 

“花京院典明?”

 

听到被缓缓推开的厚重铁门的背后传来的凛冽声音,花京院典明皱了皱眉头。这已经是今天过来的第几个审问官了,问了那么多次什么都没有问出来他们难道还没有罢休吗?先不说自己是否还记得这是今天第几个前来讯问的审问官,由于长时间被囚禁于狭窄的暗室,自己恐怕是连自己已经被抓进来了几天也不知道了。连轴转的高强度审问使花京院有些神志不清,他知道组织已经通过他们的方式达到了使自己麻痹的目的。花京院是个聪明的人,他知道神经的衰弱会给自己带来什么后果。

 

花京院典明是个性犯罪者,但他还有其他嫌疑在身。

 

刚进来的审问官突然打开了暗室的灯,随后跨步上前一把扯下了花京院的眼睛上被蒙上的黑布。太久没有见到光亮的眼睛在看到刺眼的白光的一刹那流出了生理性的泪水,模糊了视线。他看不清楚那个审问官的脸,他好像是个十分高大的人,壮实的肌肉十分雄伟。花京院在心里默默叹了一口气,之前的心理攻击全都行不通,现在终于要来正头戏了吗。自己能撑多久呢?十分钟?一个小时?半天?长时间的疲惫使花京院无法明确的判断状况,估计按照现在自己的精神坚度,如果那个肌肉男要来真的,他肯定撑不下来。

 

在脑内做着精密活动的花京院并没有意识到审问官从一进门开始就盯着自己的眼神,他只是细细地盘算着自己还剩下多少筹码能够用来回旋,顺便趁着沉默缓解一下被反绑着的双手的疼痛。审问官的这种手段只能用来对付没有受过训练的人,花京院有这个自信不被他们问出任何东西,但他惧怕暴力的手段会使自己露出破绽,只要出现一个破绽,这场猫捉老鼠的游戏在根本上就已经结束了。

 

“花京院典明是吗?”

 

几分钟没有得到任何回复的审问官又重复了一遍进门时提出的问题,花京院从他冷冽的声音里听出了一丝怒意。好了,现在的他已经适应了光线,可以看清审查官的相貌了,那个男人是自己喜欢的类型,只是可惜他出现在这里,长得再漂亮也无法使人感到兴奋了。之前忘记说了,花京院典明是一个同性恋,不过这一点只有他自己知道,同性恋的性向也不是他被抓进来的原因。花京院仔细打量了一下身前的男人,那个男人很帅气,至少一米九的身高配上结实的肌肉有着强烈的威压感,像是被饥饿野生动物盯着感觉,让人有些喘不过气。英俊而棱角分明的面容没有表情,花京院盯着那双墨蓝的眼睛看了好久,不知为何深深的为他感到可惜:明明有着那么美丽的眼珠其中却没有感情,实在是令人遗憾。

 

察觉到帅气的审问官先生快要因为自己长时间的沉默而发怒了,花京院典明点了点头,示意自己已经回答了之前关于身份的问题。没想到审问官先生的眼神更加锐利了,像是想要在自己的身体上打出一个洞似得那样看着自己。大概是觉得自己的样子不像是一个性犯罪者?或者是觉得自己长得是他喜欢的样子?后一句话当然是玩笑,但是花京院典明确实长了一张老大哥的好儿女的俊脸。第一次见到花京院的人都会以为他是一位温和而文雅的文字工作者,也许是从事世界语的研究或者是市民的教育。文字工作的大方向没有错,只是花京院的职业并没有那么高尚,他是一位色情小说的写作者,负责为全国人民解决最为根本、也是最为重要的需求。由于平时一直给人禁欲且温和的印象的缘故,很少有人能够猜出他的真正职业,眼前的那位审查官看来也是被自己的表象所迷惑了,实在是令人苦恼。

 

“你是从事色情小说创作的吗?”

 

你看,果然又是这样,又来了一个不相信我的职业的人。花京院典明暗自嘲笑了那位审问官一番,然后规规矩矩地做出了回答。“这是国家给予我的职业,我接受并尊重它。”花京院看着向自己提问的审问官,他看到审问官的神情有了轻微的变化。他们不能反驳这种冠冕堂皇的回答,就算他们根本不相信也不能,花京院在心中笑着他们的腐朽与无奈,却摆出了谦卑的姿态等待着下一个问题。

 

“你被指控在创作的作品中使用的不被允许的桥段,你对此作何评价?”

 

所谓的“不被允许的桥段”不就是同性恋与性虐内容吗?可笑的是那些审问官居然连这客体都说不出口。“我认为这是为了更好的实行我所创作的作品所想要达到的效果的所使用的必要的文学手段,并且在我的小说中做出这样的行为的人物最终都不得好死,我认为这没有违背组织对于这种行为邪恶的定义。”直视着审问官的眼睛说出虚伪的回答的花京院看到审查官皱了皱眉头,嘴角却上扬了一个微妙的弧度。他在笑吗?不可能,应该只是自己看错了,审查官里不可能有会这样笑的人,他们的无趣自己已经充分领略过了。只是太累了吧,一定是这样的,花京院立刻否定了自己愚蠢的猜疑。

 

“你怎么看待自己的作品可能造成的不良影响?”

 

“我不认为老大哥的子民会被这样粗劣的描写所迷惑,他们有自己的判断,老大哥在看着他们。”听到最后一个问题花京院脱口而出了这句他已经重复了无数次的话,好了,例行问题就在这里结束了,看样子接下来就要上重头戏了。花京院典明希望接下的几个小时他不会过得太痛苦,他知道自己一定会很痛,但他希望自己不会痛的昏过去。组织总是这样,装模作样的文雅的问好几个问题之后提刑具上阵,老旧而毫无创意。不过就算是这样的流程,好在这次的刑讯者长了一张自己喜欢的脸,估计在过程中自己好歹还能留有一个念想。

 

“那么你想要自己了解一下你的文字会产生怎样的影响吗?不过我没必要征求你的同喜,这不过是为了让你开口所必须的手段。”

 

帅气的审问官说出了自己意想不到的话语,花京院典明有些惊讶于他话里隐藏的意思。想要用我写过的东西来审问我吗?看来这位审问官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样无趣。不过有一个有趣的审问官对于自己而言并不是什么好事,多样的审问方式代表着更多的变数,他不希望这位审问官会做出什么让自己无法克制的事情。花京院典明直视着审问官的眼睛,希望从他的表情里得到一些讯息,不过他失败了,因为那位审问官还是一如既往的板着脸,墨蓝的双眼如玻璃珠子一般没有神采。

 

“再盯着我看也是没有用的,花京院典明。”审问官先生扶了扶自己的帽檐眯起了眼睛,“之前没有自我介绍,我叫空条承太郎。你应该知道我吧?我自认自己在思想警察里还是挺有名气的,不过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人能在我的审问之下闭口不答。你的神色好像有些动摇啊,花京院,”审问官突然凑近了自己,用压低了的声音说道,“我没说错吧,Tenmei?”

 

妈的。看来自己的日子是要难过了。

 

空条承太郎作为思想警察在审讯者中是个极为有名气的人,不仅因为经手的案子的破案率是百分之百,迄今为止还没有谁能在他的拷问中撑下去,还因为没人知道他真正的相貌。花京院典明深吸了一口气试图使自己冷静下来,仔细思考现在自己所处的情境。他的面前是百战百胜的审讯官空条承太郎,而其审讯的对象是被多日反复的麻木对待磨得疲惫不堪的自己。虽然怎么看都像是一场没有悬念的胜负,不过花京院还是想要赌一把,即使自己已经没有多少筹码。如果自己什么都没有做就主动投降,也未免太过窝囊,花京院作为受训者的自尊不允许自己做出这样卑猥的行为。

 

“你之前说想用我写的东西作为拷问的手段,那么你想要怎样做呢?作为思想警察却想要涉足实践这种无比肮脏的行为,空条审讯官不觉得自己的尊严被践踏了吗?”

 

花京院典明微笑着向一本正经的审问官发出了尖刻的挑衅,说实话他并不知道那个空条会怎样回答,自己对他的了解只有他的脸和他的丰功伟绩而已。他看见空条承太郎笑了笑,并摆出了自信满满的样子,花京院本能的认为这是个危险的信号。不过他的脸笑起来真是好看,从空条进门开始,花京院还是第一次看到他的表情。本来还以为他是个面瘫,看来他的面部神经还没有腐坏到那个程度。不过空条很快就把脸板回了原来的样子,故作严肃的用愤怒的语气背诵着花京院的新作小说中出现过的台词,

“恰里,你背德的行为必须受到处罚。”

 

空条承太郎在说出这句小说台词之后就拿起了之前被他丢在一旁的黑布,将它重新蒙在了花京院的眼睛上。被再一次剥夺了视觉的花京院生理上有些紧张,本来对审问官贫乏的了解加之五感的削弱使他明白现在这次审问的主动权已经不在自己的手上,大概也无法回到自己手上了。他感到空条承太郎用尖锐的小刀划开了自己单薄的囚服,冰凉的金属触及自己的皮肤的同时带来了新鲜却又令人恐惧的战栗感。他想要做什么?暴露在空气中的肉体并不柔弱却无力抵抗,花京院试图挣脱身后被拷住的双手,却没有想到空条承太郎主动打开了铐在手腕上数日的锁。

 

这一切都和花京院在情色小说中书写的扭曲情节一模一样。他不希望现在的状况会发展为小说的结局:身为仆人的恰里勾引了男主人妻子的被男主人抓到后实行了惩罚,最终在背德的同性性行为的快感中迷失说出了隐藏在心底的秘密,随后被无情的丢弃。

 

重新获得自由的花京院还没有得到一丝的喘息的机会,就被空条用麻绳紧紧捆住双手吊在了天花板的滚轮上。空条操纵者刀尖从花京院的下颚处开始,顺着颈动脉一路慢慢滑下。时轻时重的力度折磨着花京院的精神,刀口最终在胸口停住,金属特有的冰凉感袭击了花京院的乳尖,从未被触及过的嫩肉在锐利的刀锋前颤抖。只有几毫米的距离,花京院典明被迫屏住急促的呼吸,他不敢乱动丝毫,生怕空条手中的刀尖刻意或是不受控制地戳向自己胸口最为脆弱的地方。阴暗的房间里寂静的可怕,花京院看不见空条的表情,他所能感知到的只有金属的冰凉与两人呼吸交杂的声音。空条承太郎轻轻移动着刀尖,使它在花京院的乳尖周围绕着圈,随后突然将刀口割向了花京院最不想让它触及的地方。从未体验过的痛感一瞬间冲满了花京院近乎麻痹的大脑,不行,不能出声,不能示弱,被屏住的呼吸重新变得急促,花京院故作平静地问出了嘲讽的问题,

 

“空条先生的手法和我在小说中所写的一模一样,难道空条先生也读过那部被你们称为污秽的小说了吗?”

 

对于思想警察而言花京院所写的情色小说是不能接触的,知道了故事情节也就意味着空条纯净的思想已经受到了污染。但空条承太郎一定是读过那部小说的,现在自己的处境与恰里如出一辙。他在用行动暗示我的悲惨的结局,花京院倒吸了一口气,等待着空条对于自己没有必要提出的质疑的回答。空条承太郎并没有马上回答花京院的问题,而是把还带着血的刀锋抵在了花京院尚未闭紧的嘴唇上,

“虽然恰里还是不说话的样子比较漂亮,但花京院你不说话可是不行的。”

在空条承太郎说出这句话的同时,花京院感到刀片割破了自己的嘴唇。和小说不一样。小说中的男主人在此时用刀片抵着恰里的喉咙逼迫着他说出了通奸的事实,而空条却割破了自己能够吐出真言的嘴唇。他是什么意思?明明想让我坦白却又暗示我不要说话,花京院典明努力的回想着空条对自己做过的行为,却被空条突如其来的剥下眼罩的动作所打断。花京院用还没完全恢复的视觉随着空条移动的视线望向了房间的左上角。

 

窃听器。但是没有监视摄像头。特殊犯罪的询问室是没有监视摄像头的,因为对于特殊犯罪而言刑讯是被允许的,组织不能容忍刑讯的记录向外流出的可能。可是自己的定罪是性犯罪,不可能被分配到这样的监室。就算空条承太郎知道自己的身份,组织也不可能直接将没有定罪的人配入特殊监室,性犯罪的审讯录像会因此缺失。难道自己已经被定罪了吗?花京院将视线转向空条承太郎,却听到了空条提高声线的质问,

“Tenmei,你还想要抵抗吗?”

 

发出质问的同时,花京院看到空条承太郎将刀尖移到了自己的下体。终于要来了吗,既然自己已经被定罪,那么也有必要作出相应的准备了。他感到刀尖渐渐割破了自己大腿内侧的皮肤。刀尖画着图案。在彻骨的痛觉的袭击下花京院意识到了这一点,他看着空条承太郎的脸,铁面的审讯官点了点头。Q——T——A——R——O——U。拥有熟悉名字的人在刻下最后一个字母的时候将刀刺进了自己的肉中,花京院在铺天盖地袭来的痛觉中听见了承太郎的说出了最后一句话,

 

“把他转到420房,审讯明天继续。”

 

END.

 

我终于写了承花! 羽落桑的1984para是在太诱人了!停♂不♂下♂来!!!

说说是承花但文章基本只有花京院的独白,花京院还ooc了实在是对不起(土下座

太郎是自己人这点应该都看出来了,tenmei和qtarou和420都是荒木的原哏,因为是1984的设定,所以如果花花只是性犯罪的普通人的话是听不懂日语的,音读和训读在这里用作代号,同样的420也是太郎对花花的道歉。

但是文章多少还是有bug和逻辑不通,文科脑编不出有逻辑的好故事如果有太太觉得自己的智商被侮辱了实在对不起(土下座

希望大家食用愉快❤

 

 

评论(33)
热度(46)
  1. JOJO我不考研啦!岐舌 转载了此文字
    好看。・゜・(ノД`)・゜・。!
©岐舌 | Powered by LOFTER